我院会展设计与策划方向学生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研学
2021年10月22日

2021年10月22日,2019级会展设计与策划方向的同学在邹一了老师带领下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研学。在馆长助理张德群老师的精心组织和安排下,同学们对《蚕我 我蚕》《丁丁与埃尔热》《树,树》三个展览的策划与设计全过程进行了深入的现场研习。师生们感受到不同展览的特色与魅力,也体会到策展人与艺术家的创作初心和策划巧思。此次研学活动是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协同的文化创意产教融合引领项目《文博场馆展示人才融合培养与作品孵化》的联合培养探索实践。

张德群老师组织了现场研学活动,为大家讲解三个展览的策展总思路,并针对三个展览的特色展项展开深入剖析

第一个参观的展览是《蚕我 我蚕》,在专业导览老师的讲解下,品读作品背后的故事,感悟当代艺术带给人们的思考。

 

 

《蚕我 我蚕》

展览介绍

借助一系列层次丰富的沉浸式装置、影像、摄影及声音等作品,展览将系统性梳理艺术家与“蚕”共谋而成的“自然系列”作品,并回望其创作脉络各个阶段的代表作。此次展览还将呈现梁绍基根据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特定空间创作的装置作品,以及与生物学等领域发生跨学科关联的新作品。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孙一妮老师老师细心为大家讲解梁邵基大师作品的创作理念与布展过程

正如展览名所喻示,艺术家梁绍基过往逾三十年的创作实践始终与“蚕”紧密缠绕,难舍难分。“蚕”不仅是他的创作媒介,亦是他的良师益友及精神导师,赋予了他创作的原动力与大自然的灵性。梁绍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涉纤维艺术,后师从万曼探索软雕塑。1988年,他发现了蚕于光影之间展现的“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之美后,开始以“蚕丝”这种富有生命感的活体纤维进行探索,并开启了“自然系列”的创作。通过亲自养蚕,梁绍基深谙蚕性,将蚕置于木、竹、金属等不同的材料与物件之上。1993年,梁绍基因体验了“梦蚕”的经历,仿若庄周梦蝶让主客体消弭,顿悟“我就是一条蚕”。他让蚕在一张张小床架上生长与吐丝,这些小床由废弃发电机里的焦铜丝制作而成,摇摇摆摆的小床排列形成了作品《床/自然系列 No.10》。

同学们认真聆听,沉浸于展览氛围之中

 

 

《丁丁与埃尔热》

“人类因为相信梦想而把梦想变成现实”—埃尔热

展览介绍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将与比利时埃尔热博物馆联合举办全球最大规模的丁丁主题展“丁丁与埃尔热”。展览不仅呈现了“丁丁”的珍贵历史原作,也将聚焦于“丁丁之父”埃尔热(原名乔治·雷米)的艺术人生,包括他的创作手稿、笔记、绘画以及个人的艺术品收藏等。展览还将借助珍贵的文献资料、历史老照片、采访纪录片以及各种评论书刊,栩栩如生地再现这位艺术家充满思考、活力与好奇心的伟大形象,以及他在人生不同阶段的选择。

埃尔热(原名乔治·雷米),《丁丁历险记》《神秘的流星》第9页,1942年。©埃尔热博物馆

丁丁历险记版权方,比利时莫兰萨公司王越老师为19级会展班同学带来了专业而详尽的策展解说,埃尔热对于艺术创作的执着和融会贯通的能力让人惊叹,王越老师热情洋溢的讲解感染了现场的每一位观众。

同学们对周边商店中的书籍和商品充满兴趣

 

 

《树,树》

展览介绍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将携手共同向观众呈现“树,树”展览。本次展览是继“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石上纯也:自由建筑”及“让·努维尔:在我脑中,在我眼中……归属……”之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再度合作,通过呈现近30位(组)来自中国、拉丁美洲、印度、伊朗以及欧洲的艺术家涵盖绘画、摄影、影像、装置、手稿等不同形式的200余件作品,向中国公众发出邀请,共同探索环境这一全球性问题。

法布里斯·伊贝尔,《风景的传记》,2013,唇膏、木炭和油画,300 x 700 cm

艺术家收藏。© Fabrice Hyber / ADAGP, 巴黎 2019年。

卡地亚艺术基金的lily老师

卡地亚艺术基金的lily老师详细讲述《树,树》展每一位创作者与作品背后的故事,两个半小时的讲解为同学们打开了当代艺术展策展的新世界。

法国艺术家法布里斯·伊贝尔(Fabrice Hyber)为展览创作的装置作品回溯他的艺术和人生项目——他在家庭农场旁的山谷中播撒了约50万颗树种,逐渐将田野变成了森林,将风景变成了作品。

乔哈那·卡勒,《秘鲁巴豆树》,《轮廓》系列,2014,老式公证簿上打字文本,332 x 332 cm。佩雷斯和卡勒档案馆,波哥大。© Johanna Calle,图片 © Archivos Pérez & Calle。

哥伦比亚艺术家乔哈那·卡勒(Johanna Calle)结合自己的长期调查与文献资料,在系列作品《轮廓》中用打字机在旧公证簿上抄写哥伦比亚《土地法》,这部法律旨在保护被迫流离失所的农民的权益,农民们可以列出他们在自己土地上所种植的树木,并以此为依据来主张对该土地的所有权。而她创作的精致大型纸树剪影则揭示了哥伦比亚农民在政治上的弱势地位,以及哥伦比亚社会对这些困苦的少数群体表现出的集体冷漠。

全体同学与老师集体合影

 

同学感想

白慧茹:连着看三个展真很充实!最喜欢“蚕我,我蚕”的这个展览。化身为茧,从进门开始就可以看到大型的雕塑作品“沉云”,没有细看说明但通过简单观看可以感受到蚕丝和云雾的生辉照映,类似于木纹的质地和锈铁的结环中,觉察到自然生命的力量。远观,巨型的雕塑群呈现出一种庄重肃穆之感。听导览介绍,艺术家深入现实,而独来独往显现出“世界性”的特质,由此想到入世与出世的关系,体现在数细节的描绘,宏观与微观的碰撞,进发出以佛学水墨基调。在艺术家的“工作室”展馆内,发现数处艺术家对虫洞黑洞的猜想与蚕茧的联系,并记下“缠裹地球”的实验,如蚕丝缠绕,游弱温绵,终将是“一蚕一世界”。最后,整个展馆的模式与庄子“蝶我相忘”交织,无形中展现出来隐喻的“蚕,残,禅”这个概念,个人非常喜欢。

 

赵梦琪:今天的三个展内容主题都不同,而每个人欣赏喜欢的点都不同,但我从中都看到共同点,了解完艺术家创作过程后肃然起敬,我被艺术家对作品赋予的情感深深打动。生命没有轻重,即使是轻到蚕丝与树叶都值得为之起舞。那些在人群深处,黑暗尽头,声音的最低处韽韽生辉着的生命,都在努力着为整个世界奋斗着。

 

华一诺:从入口处的巨链和茧型甬道,到以“炼狱”和“天庭”引发对于蜕变、生命的共鸣,艺术家以艺术形式展现出了生命的力量。“丁丁与埃尔热”趣味性十足,起初我对这位作者并没有过多的情感,展厅的强叙事性却让我集中注意力,逐渐进入了埃尔热的世界。“树,树”作为环保主题展,与我们探讨了人类与自然的共存。树木作为千百年来滋养着世间万物的生物,以形形色色的形式出现展厅中,使我们感受颇深。


相关动态